为什么要去罗布泊,追拍沙尘暴

   
一月11日,东京(Tokyo)游客罗皓斌和内人与本土导游夫妇驾车进入罗布泊,不料因追拍野骆驼镜头迷路。一行三个人被困戈壁大漠30日三夜,大致弹尽粮绝,三路救援车辆均未到达。4月2116日,幸得媒体采访团相救。

□ 汪永基

笔者4月赴新疆罗布泊采访,追踪拍摄沙尘天气,却在罗布泊湖心地区遭遇强沙尘暴,导致迷失方向,演绎了一场罗布泊湖心沙尘暴遇险记。

挺进大漠,追拍沙尘暴

今春,我国西北地区普降大到暴雪。有专家预测,冬季降雪水过高,强对流天气发育极端,今春北方地区沙尘天气会多于往年,强沙尘暴会多次降临。经过分析,我便寻找机会进沙漠拍摄沙尘暴。

4月13日,我随一支民间科考探险队进入库姆塔格沙漠。据国家气象部门预报,4月18日至4月19日在新疆东部和甘肃西部有沙尘暴天气,局部地区有强沙尘暴出现。4月18日,罗布泊的黄昏看上去令人不安:荒野灰青,游云遮日。日落,尘风乍起。

4月19日凌晨,队员一早起来,发现楼兰文物保护站地窝棚门已被一夜吹来的沙堆堵住。迎着打脸的风沙,8点30分,我们一车5人离开楼兰文物保护站,向罗布泊湖心地区行进,追踪拍摄沙尘暴。此时天空已开始呈现淡黄色昏暗,罗布泊里的盐碱被风卷起飘向空中。地面上分区域形成明显的风沙流,条块清晰,向西南移动,这是东北风,此时我们已在向强沙尘暴的中心“冒进”。

上午9时许,我们被卷进了大风圈。地上沙盐变成“涓涓河流”在荒漠中随风快速流淌。我此时在风沙的深处看到了一种奇特景观,视线尽头出现阶梯状沙条云层,离地面3、4米至7、8米不等,越往上颜色越黑重,又像云雨,又像山坡,奇妙变幻;奇怪地是无法拍摄成像。我多次变换相机曝光组合,但均无满意效果。罗布泊中四处盐碱地貌,没有坐标,没有参照物。此时空间照度平淡,沙尘亮度昏暗,能见度已不足百米,天地已渐成一色,空旷中拍摄扬起的沙尘极不好表现。我继续变换相机拍摄模式,极力想通过手动设置和其它“极端”的设置进行特殊效果“创作”。

在罗布泊湖心迷路

上午10时,我们的车“晃”到湖心碑处,此时风力瞬间能达到10级以上,沙流狂奔,带着呼啸。我把相机速度调到1/6400秒,试图把每个沙粒都拍清楚。我怀揣相机抓住车门,好像瞬间就被刮到湖心碑前。风沙猛烈扑打身体,刚想呼喊,却被细沙封喉。

十几分钟的拍摄,像是完成了一个世纪的等待。回到车上,我已经成了沙人雕塑。车外能见度不足10米,时而传来砂纸打磨铁皮的声音。上午10时52分。离开湖心碑20余分钟。驾驶员小杜犹豫又低沉地说:“我找不到路了”。在罗布泊湖心的沙尘暴中迷路,百分之百意味着遇险了。 我观向车外,能见度10米左右,没有太阳,我们的判断开始出现错误。车只好停了下来。我拿出指南针,指针在罗盘上随意漂移,大概是沙尘暴破坏了磁场的缘故。

回到车上,我吐出嘴里的沙盐,决定:“鉴于沙尘暴一般持续时间为四到五小时,等风减弱后再继续找路。”此时为11时27分。我们等候了近4个小时,没有出现预期的结果。大家空前一致地决定向东南方向行驶。

果然,向东南方向行驶两、三公里,我们就发现了一条车辙。

在人们的印象中,罗布泊是死亡之海,虽然吞噬过许多过客的生命,但由于其富含的钾盐矿、金属矿、油气矿等被大量发现,早有地质勘探、钾盐开采和疯狂探险的车辆在罗布泊中横冲直闯,留下无数车辙印记。可大多数被人工推出来的“马路”却都是无头路。我们此次遇险中深受其害。

车行两三公里,即发现一条宽敞大路。入口处人工标示明显,道路两旁向远处延伸插着等距离一般高的铁签,旁边有残留的土坑、电线和纸箱。显然,这是一条人工道路。众人兴奋高呼。

我心里一激动,又拼命推开被风沙顶住的车门,跻身沙暴中拍摄一通。这时我发现,原来在心中构架拍摄的许多“壮观”场景 似乎被无休止的沙暴卷到空中。头脑发呆,一片空白。理论上讲,强风将沙尘从地面吹起,水平能见度小于500米的天气现象即称强沙尘暴。我们此时[FS:PAGE]遇到沙尘暴的水平能见度不足10米,空气混浊,天空青暗。路的尽头在盐碱滩上残酷地划了一个圈,无情地把我们绕回到原路。这条路线浪费了我们近两个小时。

傍晚时分,我们决定折道返回,寻找回楼兰文物保护站的路。车窗前,忽然小雨淅沥,肆虐近十小时的风沙终于开始减弱。天很快黑了下来,雨势渐大。我迅速用相机拍摄这罕见的罗布泊之雨。

我们凭感觉向“北”行驶,而海事卫星电话上的指南针还在胡乱地转动,忽而南、忽而东、忽而西,天完全成了墨色。只有一对浑黄的车灯在罗布泊荒野的沙雨中划来划去。天哪,哪边是北!

罗布泊的夜色真的不是美景。 21点20 分,驾驶员小杜突然狂喊:“就是这条路”!我们回到了一条如此平凡的路上,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们的自救可能获得成功!大家不约而同地谈起了羊杂汤的滋味。(作者单位:新华社摄影部)

图片 1

罗布泊里已无水,

为什么要去罗布泊,追拍沙尘暴。   
但是,回程又路遇强风沙,车陷个中,几人拼命扒沙,终于优异重围。受困———煎熬———获救———遇险———脱离困境,王维成斌和同伴们怎么样3回次挺过生死考验?明日,本报记者对话杨轲斌,吴第二次讲述被困罗布泊四日三夜的经历。

为啥要去罗布泊?

军士词典没有闲。

    车里的油只剩下25升左右

首先次传说要去罗布泊,就被那几个地点深深吸引,有一种久违的感觉到!

学习自是毕生事,

   
只好走四五十海里,而很是地点距离罗布泊走远道有180海里,油肯定不够了,不敢走了。

小编也直接在想,为何会有那种久违的感觉到?

攀登不止定胜天。

    新京报:为啥去Rob泊?

图片 2

   
吴:因为笔者太喜欢水墨画了,从4年前初始次拍卖照,两年多前,作者就指瞅着要到Rob泊,拍戈壁荒漠。

二〇〇〇年,小编起始深切摸底二个女孩,大家即将跨入大学,发轫一个乡村孩子的人生转折。当时,唯有一个答应,小编会带他同台去看大海、草原、沙漠、小乔流水。我们到了千篇一律所高等高校,我们一同去沿街敲开一家家商铺寻找帮工机会,一起去餐厅洗盘子,一起在商场发传单,一起去摆地摊,一起去小区推销产品,一起致富养活本人供自身上海高校学,一起去选举校学生会老干。结束学业后,一起去日内瓦合伙到东京,一起作客过路口。在布拉迪斯拉发的荔枝公园和东京的人民广场的长椅上都曾走过那一个刚来找工作时的夜晚。

    新京报:预想过本次去罗布泊的高风险了啊?

图片 3

    吴:出发前查了诸多资料,包蕴风沙、温度、路况、补给和通信难题等。

他就是以此车子姑娘,已是笔者的四个子女的亲娘。大家选用住在小乔流水旁边安家,大海、草原都已去深度体验过,最近就剩沙漠了。

    新京报:你们是如何时候动身的,怎么到的罗布泊?

找寻罗布泊,是十五年前的三个答应!

   
吴:我们7月2十日出门敦煌,七月3日早8点随导游夫妇从敦煌出发一贯往西,经玉门关、八一泉、阳泉井等,一路奔波一路拍。

图片 4

    新京报:什么原因让你们陷入困境?

当年是自作者进入物流行业里的第7个年头,也是自己进去思锐物流的第10年。

    吴:就是为了追野骆驼,把油差那么一点耗光了。

十年的变化非常大,十年里,笔者结了婚,有了四个孩子,老大已经登时10岁了,起初了全新的小学生生涯。

    新京报:什么日期发现油不够?

十年里,小编对物流这一个行当有了很深的体味和认得,小编从3个行业观看众到想去做二个行当的改造者耕耘者,从贰个雇佣军到三头人,既然上了物流这条船,大家就指望能够留下一些怎么着。

   
吴:四月二十二日晚上,车里的油只剩余25升左右,只可以走四五十英里,而相当省方距离罗布泊走远道有180英里,油肯定不够了,不敢走了。

查找罗布泊,是给协调的十年工作的3个总计!

    新京报:那时慌了呢?

图片 5

   
吴:当时还尚未慌,就尽快用卫星电话联系当地走过罗布泊线路的人,想找到出路。

我们的生活,大家的工作,可能说我们的人生供给有指标,确立了指标你就要竭尽全力去实现。但你势供给掌握,当初的对象是为了什么?

    新京报:第八个求助电话打给何人?

实在,大家追求的是目的,在意和享用的却是进度!

    吴:十二月三十日晚8点左右,大家给玉石之路旅行社的总COO钟林打电话求助。

如同,此次的Rob泊,那里没有怎么如画的景象,没有何壮丽的画面,没有什么样如诗的蕴意;唯有荒凉,冷寂,和一望无际白沙黑沙碎石。假如那是三个对象,作者体会的是研究之路的感到,是去的进度。

    不能够再开车找路,要徒步找

图片 6

相关文章